welcome!
  • 新书

    2012/08/04

    分类:

    古剑奇谭世界观小说第一卷《神渊古纪·烽烟绘卷》插图

    《超好看》八月刊封面、作者头像、《凶宅外传》插图

    多谢您的支持与喜爱:)

     

  • 我买的奉先到了。唉,我就这么跟同学们简单介绍一下吕辽的相遇吧,不要太感激我。

    【疯狂剧透注意】

    张辽是一个下属于石家庄刺客集团的骨干成员,某日接到的任务是与其他同事一起去刺杀丁原。但是不幸丁原有吕布护驾,其余同事纷纷在劫难逃,因为他专业水平特别高,所以他躲过了必杀。但他也没能逃掉,被吕布按在了墙上。

    吕布用方天画戟把他和自己戳在一起,张辽就很生气:“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肠子都流到我身上了!!”吕布当然不放了,他坚持要做一对烤虾,张辽就用头去撞他下巴,撞得吕布一脸的血。在这期间张辽一直在闹闹“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活泼非常。然后吕布就用戳在一起的姿势逼问出了张辽的来路。

    张辽本来以为自己要死了,吕布问:“就这样死了,你……甘心吗?”张辽就呼吸很急促,——哦对了这个时候吕布也没有上衣已经被张辽的匕首划光光了——然后吕布就帮他伪造了一下现场,放他回去了。估计是因为没达成绩效的关系吧,于是之后吕布去捣毁该刺客集团的时候,在地牢了看到了他。

    吕布在黑黢黢的地牢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到一个绑在十字刑具上全身赤裸披头散发的囚犯。因为地牢里还有个敌人,吕布就先干掉了他,等吕布扫光杂兵,张辽就轻轻咳了一声——书里用的词是“终于在黑暗中听到一声期待已久的咳嗽”我还心心相印呢,擦——!

    吕布走到张辽面前,把刚刚从门外守卫头上顺来的、现在自己戴着的铁环取下来,原文注意:“吕布抿紧嘴唇,以庄严神圣的表情,徐徐脱下环形铁箍,拨开对方披头散发的血污,戴到对方头上。大小刚刚好。比刚才戴在自己头上,还要顺眼。”我勒个擦这是戴头箍吗!这戴的是结婚戒指吧!…………先穿上衣服再戴好吗!

    “孩子,告诉我……”吕布睁开眼睛,朝眼前灰暗影子满意地笑。“再次活着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孩子你个铲铲!童养媳啊!!——戴完戒指不知道叔叔哪里找来的衣服就给他穿了,这里书上没写,然后他们两个????就一起去救了牢里的高顺【……………………】你们俩这打RPG呐!!!

    这时张辽已经一副服服帖帖新媳妇的样子,就屁颠屁颠带着吕布开了高顺牢房的门(真是嫁出去的少年郎,比泼出去水都不如),高顺还是刺客集团头子派张辽和一帮人用毒马等下三滥手段抓来的,但是高顺一直不服,就被关在牢里用锁链锁起。——高顺他是鳌拜吗|||???

    “主子,就收留这个亡命之徒吧。”张辽噱然冷笑,“刺客,亡命之徒,还有不是人……很匹配的组合啊。”哦此时张辽用的还是聂姓原名,吕布就顺口给张辽取了现在的名字,派他一个月后去接近丁原。

    ——总的来说相识部分就是这样了,后面节录一点片段。

    “曾经有个很少话的男人教过我……”张辽咬住下唇。“……男人的战斗,是以行动替代说话的。”

    这个男人当然就是吕布——我不是说张辽第一次被吕布抓住的时候很吵吗一直在大喊大叫,然后吕布就捂着他嘴巴不让他叫,揍了他一顿,张辽就乖了。……还是有点像强暴。

    “你、你们是何时走在一起的?怎么我一、一直不知道?”丁原步步后退。大概……”吕布与张辽相视而笑。“……就在你的替身被我用同一把剑刺死……”张辽接口。“……而你把我骗到石家庄送死的时候吧。”吕布以长剑轻碰张辽匕首。“不义之人,竟有重义的部下。张辽啊张辽,我差点被你感动了。” “还差一点吗?”张辽耸肩,“太可惜了。枉我还一直不告诉你,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谁说张辽是你的下一步?”吕布拂去剑上血污,大步朝丁原踏去,“他是我吕布的再下一步才对啊。”

    唉丁原简直就像儿子出柜还已经在外国领好结婚证的老爸嘛。长剑碰匕首什么的我都懒得说了!你们知道我的老二理论的!

    那天,张辽站在我面前,神色迟疑。
    我以为这小子终于想反了。
    对于张辽,起初我不过是把他当成张杨——而我就是丁原。
    丁原豢养我,我豢养你。
    豢养你,不过是让我这个在豢养权力关系最底层的宠物,摇身一变,成为主人,平衡一下长期压抑的心理而已。
    当你神色迟疑,向我递来一个金刚打造的铜环时,我还是愣住了。
    “主子,听说你上次戴着头箍来救我的时候,头没有痛了,是也不是?”你把铜环递来。
    “这金刚环,上面镶有西域玛瑙,听说治头痛很有效的……”
    我把头发拨后,将铜环戴上,头就痛起来了。
    你这臭小鬼,怎么要做这种无聊事情呢?
    明明我就不是人。
    怎么……
    此刻的我,竟也感到点点不该拥有的踏实……
    ……与温暖?

    我不想说什么了,你们自己三温暖去吧。另外那头箍张辽还送得接二连三的简直变成一个槽点。

    “咱俩杀出去吧。”张辽握住插在吕布腰间的血戟,意欲拔出。“忍一下。”
    吕布粗糙厚实的巨掌握住张辽正欲发劲的手腕。

    写H啊老王?!

    书里还有董吕和吕兔(???),我就不多做节录了,不太好。

    谢绝王老师跨深圳湾追杀。|||

     

  • 今天书到了

    2011/01/06

    分类:

    奉先真是笑得我浑身暖洋洋的。冬日必备好书啊。

     

  • 十三太保………………………………

    存孝!!!!!!!我的小北极熊!!!!!!!!!!!

    http://pipa.jp/tegaki/377150/16706122.html

    我满脑子爱斯基摩靴和他被哥哥一把捞起来放在马上…………………………………………

     

  • 场景好歹给我配个3D?????

    别让我硬画!!!?????

     

  • 还是火凤小说相关

    2010/08/08

    分类:

    昨天晚上睡觉前过完了一遍火凤小说,比较苛刻的说,内容实在是太短了,单元式剧情前后连贯的不太好,主线支离破碎,梗也有点老套,看了前面可以猜到后面那种,人物性格让人觉得……不像三爷???加上王老师为了描绘气氛把一个其实极短的镜头拉的很长,读着不觉畅快淋漓反而啰嗦。本来文笔还行,但如果要单纯作为一本独立的小说可读性近乎不及格,卖点确实还停留在一些书中角色令人意料外的交集上,其他感觉一般般。

    【以下剧透严重,自己反白看】

    阿火小时候就和(没花脸的)三爷见过,三爷给他画像(未果)还给他馒头吃!!!

    妈妈的三爷跳崖后不仅Level up,还成了一个画手,我也去跳珠穆朗玛

    哇靠还有小袁方!!!跟三爷有灭门之仇!!!!!

    三爷被灭门后怎么瞬间就变身了还长高了练出肌肉武力MAX………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三爷…………戴面巾还真的是因为……裂口女吗………(书里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异常重口味

    “火……在你眼中……”我想伸手抚摸你仍旧炽热的身躯,却只碰到穿透你身躯的冰冷钢矛。“……咳……我究竟是丑角,还是……歹角?”能够回答我的人,在这个孤寂而陌生的时代里,恐怕就只剩你一个了。……二火了还是文艺的……王老师你太熊了……

    我又…………燃起吕辽了………………我对这俩果然还是…………唉………………快点弄好商稿来画本子

     

  • 拔萃:

    身体的本能记忆教张辽清楚记得,当他还是十全吕布其中之一的时候,主子就经常用这种方式跟他切磋武艺,把他的无涛战意与气度,通过无可抵挡、摧毁所有自信的轰击与连消带打的招牌动作,深深刻进他幼 嫩 的 身 体 深 处

    “连吕布都敢砍,好大的胆子啊……”张飞拂去额上汗珠,啷声吆喝:“……主簿!给俺记下!张文远终于不甘长期屈居吕奉先之下,秉承他家主子的坏习惯,显现谋反之心——”

    “闭——嘴——!”张辽振臂怒吼,(中略)“我家主人跟我情同手足,对我早有提拔之恩!他是普天之下唯一我愿意俯首听命的人!你别胡说——!”(中略)
    “臭花脸!你听好了!我张辽!”张辽怒剑狂刺,“终·生·不·事·二·主!”


    “我对主公的忠义,天地可证!”张辽一剑又一剑砍在张飞竭力挡格的钢矛上,(中略)“你这臭花脸没资格怀疑我对主公的感情!”
    “……可是,刺客不正是人尽可夫的一门职业吗?”
    (中略)
    ……人尽可夫的部下,配以人尽可夫的主子,倒也绝配啊。

    “别、别再提我家主子的名字!你没资格……”
    虎口抖颤,站也站不稳的张辽仍兀自死盯张飞咆哮。
    “他既为吾师,亦为吾友……只有他,才能改变这个混帐的世界……你们根本不明白他……”张辽炯炯有神的双眼渐渐陷入一种狂热的混浊。“你们在场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
    “对,他不是人。”
    “他不是人,他是神…………”


    王老师用词之大胆简直令我不能直视。吕氏祖传迷魂汤秘方快交出来啦!!!

     

  • 临走前一晚小区里不知道是蛤蟆蛐蛐蝈蝈金龟子还是什么玩意儿的鸣响潮水般铺天盖地卷进屋完全睡不戳,害我三点多的时候还在看唐宋八大家散文企图催出一点睡意,但是第一篇就是云从龙,我看完默默的合上了书,关灯继续独自辗转反侧。还没睡一会就又起床大清早去坐地铁,在出租上就看到了甄老师【给吕大哥的自传】打的广告,人家的自传甄老师在那兴高采烈的拿着书“讲述了我们的一段兄弟情”,吕大哥情何以堪。清晨的地铁站简直空无一人,但我还是看到一个美阿姨坐在我斜对面,因为觉得人家长得太好看了每隔五秒就去余光扫扫人家,我他妈什么毛病。

    因为也去了两三次所以在香港坐地铁还是不成问题,比预定时间早了一小时到会场,饿得要命,去麦当劳买了个不记得是黑椒猪柳蛋还是什么鬼的汉堡,皮上的面包难吃得差点吐。哽咽着汉堡买票去排队,会场前已经人山人海。因为之前火凤的编辑阿俊说到湾仔就给他电话,但是因为我想到要先吃东西所以就吃完才打给他,我还在自嘲说是我惟一一次排队的漫展,结果他接了电话说……我出来接你,你不用买票。

    ……………………………………………………门票28,我很憋屈

    见到阿俊,和印象中差不多【废话好吗,因为看过照片】,互相很有礼貌的寒暄一阵,听说我带了画过来,他说那陈某肯定知道你是谁了,他很赏识你的……!我

    把带给东立摊位的宝矿力和阿俊的礼物交出去就自己去瞎逛了,香港的漫展真是超级的可怕,我买一本浪客行在天下的摊位前排四十五分钟的队【因为SBR最新的还没中文版只在会场看到日文的】,自己也觉得很浪费时间但是要等下午一点的陈某大大签名会我也没有别的可以打发时间的办法………………

    中途去EB的展台上看了一会叶师傅和陈真的兵人,陈真的脸还将就,叶师傅比较惨,精武风云的T恤印的也挺惨,反正看了是一个都不想买,他们展台上一直在播精武风云的预告片,总觉得他们就是在拿甄老师现在的名气宣传吧,原模做的挺好现在用那么糟的实物骗人,这个公司风评差也不是没原因的…………

    十二点二十的时候已经把想买的书除了SBR都买到,就过去签名台。台前人满为患,我想现在这么早挤什么挤,往台上一看,咦,怎么是吴尊。……………………仔细一看原来是钟嘉欣喔|||。我在粉丝里挤得也不明不白还很热,就想反正签名会一点才开始,不如再去模型区那边小逛一下四十五再回来,等我参观完变态技术宅改装的高达和拍好专门来眼热莱格的钢铁侠回到签名台时,我看到有人已经喜滋滋的拿着画了一个二公子的火凤39卷出来了。我|||||||||||||||||||不是才十二点四十五吗|||||||||||||||||赶紧拿着黑箱的签名筹进队伍里,前面已经排了一大堆人,我……最后尾………………能轮到我吗…………………………

    幸好陈某大大手快,签到我的时候时间还过去不多。我欢天喜地的提着给陈某大大的礼物跑上去把自己的画给他,【旁边的火凤小说作者王贻兴老师我不熟估计他也有点尴尬因为本来说要合影的结果我被搞晕了最后在陈某那啰里八嗦了很久忘记跟他合影………………】阿俊就在旁边给王老师介绍我说她画画很好,画了很多火凤的图,王老师看到图也夸得我想钻地洞。陈某大大收下礼物看了画问我有没有参加过东立的漫画比赛,我说没有,他说你明年来投稿吧……!……我就忙不迭的答应了人家。他还说要把这张画贴在墙上,吓得我差点又要刨地洞。

    把火凤39、不是人和火凤的小说都拿给他们签,陈某大大问你要画谁,我:……当然是张辽。然后陈某大大就画了一个【还戴着外星人头箍的】张辽给我,还说:对不起啊,画的比你还脏。……………………陈某大大你是拐个弯说我画的很脏是吗。他也许是觉得我千里迢迢进城一趟不容易,说我再给你画一个吧就翻开了不是人,我尖叫说你画个吕布给我吧但是我还没有尖叫完他就画好了他自己的自画像,然后写上   吕布 →|自画像

    陈某大大:你就把这个当成吕布吧……!

    这种吕布莱格宁可不要。

    对了陈某大大的手很多肉,软软的很好摸哈哈哈。

    阿俊还让我拿着画在签名台上照相,阿俊你……千万别在你博上放我僵硬又难看的照片好吗

    后来跟着COS火凤的几个香港姑娘一起玩,大家都说着粤语,因为没有字幕我百分之八十五都这种状态,如果不是因为之前一个月还一直在看甄老师的片子能听懂一小点我简直……我只能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在会场外等人的时候,我还看到了欧阳应霁……他真是超好认||||||

    跟东门女仆咖啡的老板相认,原来是阿俊的朋友,求打折。

    然后阿俊的女朋友来了,个子很娇小不太会说国语,因为会场人太多她怕我们被冲散了还来牵我的手,让我很感动。阿俊说她很喜欢兔子,会场上有一个小哥用金属丝拧项坠耳环的好可爱,她就买了对兔子耳环。因为那时已经累得连拿相机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都是 状态,买了四百多的书阿俊还送我几本杂志手提袋快把我勒死。

    然后去佐敦吃八王子拉面【这家的糖心卤蛋好吃得我快哭了】+寻找给大队要带的东西,在地铁站看到降世神通的真人版电影海报:《神风终极战士》我一个人在心里笑得快炸掉…………………………………………

    阿俊问我的名字怎么念,因为媛字他不会发普通话的音,他问是不是读云,就是吕布老婆的那个字。我说是吕布老婆的那个字,但是他老婆……并不叫曹小云。

    我还在拉面店坦白了自己用恒远翔的马甲投飞轮的稿并且跟张辽一起登出来的事,阿俊:你是想耍我们吗

    因为时间太晚阿俊就问我一会怎么回家,我说去坐港铁,坐不到还可以回旺角赶通宵大巴,阿俊的女朋友说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吧那么晚,阿俊说,不要紧,她会咏春。我:我并不会。阿俊说,甄子丹不是打咏春的吗。我:他是打太极的再说他会我就会吗。

    然后就是阿俊和他女朋友一起陪我跑来跑去找大队托我带的化妆品和药品,呜呜呜呜真是对不起,害你们陪我走了一大圈,不过那时我也觉得我的脚跟快掉了……………………但是他们还一直陪我到上罗湖线,阿俊大大咿呀——!!!我这人冒冒失失的真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作为交换如果要登我照片记得先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 

    最后我挫了一个大笨,我记错地铁时间,还好我姐家可以睡觉…………

    对了我在阿俊大大印象中还是很直的样子……真要命…………他还说可以签我但是没有钱,当然我觉得这只是客套话的一种……

    这个就是我送陈某大大的厉害,因为一边画一边跟人聊天,司马二和刘备的肩膀都涂的乱七八糟,阿火的剑也忘记了SLO

    陈某大大下次求你给我画个吕辽……………………SLO